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hoogr"><acronym id="hoogr"></acronym></button>

<dd id="hoogr"></dd>
<button id="hoogr"></button>
      1. <progress id="hoogr"></progress>
        <tbody id="hoogr"><track id="hoogr"></track></tbody>
        <em id="hoogr"><tr id="hoogr"></tr></em>
        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hoogr"><acronym id="hoogr"></acronym></button>

        <dd id="hoogr"></dd>
        <button id="hoogr"></button>
            1. <progress id="hoogr"></progress>
              <tbody id="hoogr"><track id="hoogr"></track></tbody>
              <em id="hoogr"><tr id="hoogr"></tr></em>
               您好,歡迎來到盤古藝術網![註冊] [登錄]

              越強大越寬容一一也談中西畫

                http://3g.glyjae.icu   時間:2016-10-10 10:23:29    來源:盤古藝術網   點擊:
                      這兩天,又將《大師》裡面的中國近代書畫家看了一遍,這其中有引領中國書畫與西方油畫融合的倡導者林風眠,有固守中國書畫傳統而拒絕西化的潘天壽,有家學涵養深厚兼鑒藏家與畫家為一身的吳湖帆,有當過一年酸寒尉堅守中國文人畫而詩書畫印俱佳的吳昌碩,有將生活意趣融入高標寫意的開創者齊白石,有獨創技法(勾山勾水)而獨步於傳統山水畫的陸儼少,有初摹石濤騙過羅振玉而後因禍得福獨僻潑墨山水先河的張大千,有大呼中國畫學頹敗至極的康有為忘年友徐悲鴻。大師們的人生經歷與奮鬥精神讓我感動。我不是一個書畫家,相信美的涵養除了踐行還有欣賞,贊同蔡元培先生和林風眠先生一生矢志不渝而為之奮鬥的美學代宗教的思想,就像林先生告誡他的學生那樣,如果畫不出來,就去讀讀書,讀讀歷史、讀讀哲學,因為他知道"物外有遠致"。吳昌碩也說過,真正的好畫是三分詩、三分書、三分畫。
                      中國的書畫同源,因為中國的書法已經上升為線條的藝術。 而所謂藝術就是超群的把握規律而達到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從容中道的境界。這其中必定融入了藝術家的思考,反映出藝術家的境界,同時也是藝術家自身人生的寫照。
                      由哲學的高度來看東西畫高下之爭,清晰見底。
                      中國哲學善於總結、歸納、抽象,中國文化講究簡、講究練,故而中國畫講究寫意、講究禪味,不講描摹、不講寫生,因為畫家畫出的是自我意識,而無論山水還是花鳥只是他抒發心志的一種假藉。至於這個假借物,也是他抽象出萬物萬山萬水中的共象而描繪出來的,除了你知道這是北方或是南方,這是黃山或是廬山,其他的你就不可能知道的太具體了。
                      西方哲學善於分析、演繹,西方文化講究繁複、講究華美,故而畫畫也以寫實為主,真實的摹描客觀世界。因此他們的畫,真實而生動,具有極強的表現力,內容具體,此人非彼人,此山非彼山。直到照相機的出現,才將寫實主義轉向了抽象主義(20世紀)。抽象主義無論其派別如何,其共同的特質都在於嘗試打破繪畫必須模仿自然的傳統觀念。
                      科學研究具有兩項性。一個方向是向上的探索,問他為什麼?這叫"彌",異中求同。即從個別到一般,從特性抽象出它的共性來,越抽象,規律越普遍,最後抽象出一條終極規律,這就是"彌”的過程;還有一個研究方向,就是"綸",同中求異。就是從開端往下演繹,比如從幾何公理演出一本平面幾何來,這就是演繹的過程。
                      在《易經》中有這樣一句話,"彌綸乃天地之大道"。既然是大道,我想用它來解釋東西方繪畫之爭也必然符合道理。另外,隨著現代量子物理的發展,人們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所謂客觀的事物都是主觀意識的反映,這其中"人"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事實本身就是一個無窮盡的迷,你主觀的智慧發展到什麼程度,你就能夠了別到什麼程度,而了別的能力和建樹的這種客觀的存在,同時就是你主觀的異在。
                      由此,我佩服我們中國文化的先祖, 因為從他們的書畫中就知道他們早已領略了這一大道。
                      至於說油畫非三五個月不能完成,而國畫一蹴而就因此沒有價值的說法,就回到了勞動價值論的哲學層面,我們只看到了手工工人的勞動,而資本家運籌帷幄的勞動是否被忽視了,現在有誰能夠否定腦力勞動比體力勞動更輕鬆、更沒有價值呢。
                      二十世紀,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時代,就像張大千與畢加索的會面,他註定是東西方文化融合的時代,他必定是一個兼容並蓄、不守繩墨的時代,也一定是一個繼承與發揚的時代。
                     由此也可知:東西畫高下之爭本身就是個偽命題。一直堅信:越強大越寬容。
                    《大師》是我兩年前每天必看的紀錄片,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中國人的智慧,中國人的文化精神,學習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昨日再看有感而發,寫一小文以做九九重陽節紀念,紀念我爸爸給我的智慧,我媽媽給我的善良。文中有部分片段抄襲爸爸的書。
               
              作者:紅雨

              作者:紅雨   責任編輯:弘藝
              分享到:
              網站合作:web@artpangu.com 藝術資訊/展覽投稿:info@artpangu.com 拍賣資訊:pm@artpangu.com
              Copyright ©2010-2013 盤古藝術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4402號-10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6487號
              Power by DedeCms
              <button id="hoogr"><acronym id="hoogr"></acronym></button>

              <dd id="hoogr"></dd>
              <button id="hoogr"></button>
                  1. <progress id="hoogr"></progress>
                    <tbody id="hoogr"><track id="hoogr"></track></tbody>
                    <em id="hoogr"><tr id="hoogr"></tr></em>